Dear

    所謂人生的戰鬥,其實只是不間斷的忍耐。

這句話很奴,但是被社會架構馴服的成人是不是有餘裕談論野性、自由、或尊嚴其實我深表

懷疑。不知不覺也超過三十五歲了。真的是不知不覺啊。熬過不斷羨慕他人的格格不入的

童年和青春期,接下來的是充滿無力感,一直等待卻沒有後援的後青春期。

這兩年的生活倒是進展的飛快,突如其來的情感、工作、人生都有了安穩的答案。

但是在得到之後恐懼似乎不減反增;害怕失去啊。各種非理性的想像和恐慌,

中年的我只能誠惶誠恐小心翼翼的前行。 但是,對於我們,最大的問題

似乎不是來自工作的掌握與否,而是民氣充滿對我們這種職業工作者的非人要求

和被剝奪的怨懟。

 

     似乎找到了表面的安穩,但是各種跡象都顯示危機重重。我有辦法在中年失業之後

仍撐起這個家? 或是我能在這個上層結構坍塌之後仍保護我們的生活?

 在末世我是否能保護我所愛的和愛我的人?所追求的強悍一直都是

能在何時何地皆能生存下去的能力,但我從來也沒有這種自信。 而現在的追求,

是無論如何都能保護我們兩個人的生活, 這我同樣是沒有任何可行的積極方法。

所以我仍然可做的,就是忍耐,在所有的狀況下忍耐。

但這除了似乎有些苦行的趣味,在道德上好像也備受讚揚。

但是對於生存這遠遠不夠,遠遠不夠。

創作者介紹

中年的吉光片羽

aeas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