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尋人間蒸發之關說案。

 

媒體的操作不斷指向行政介入司法而成的越權醜聞。
但卻忽略了民意機關介入司法之先而證據確鑿。

 

不管是誰,現在每個國民都能像律師一樣把程序問題琅琅上口。
毒樹毒果的程序不正義啊。
坦言之,程序正義對國家政府之絕對必要,
在給付行政或人民面對公部門時被指為顢頇、官僚完全被遺忘。

 

關乎媒體對民意之操作,就能知道馬對政、商之控制並不嚴實,
甚至眾叛親離。 而王的力量盤根錯節在這些既得利益的金權集團之間。
身為元首而實已跛腳,卻要概括承受之權責不相符又合於甚麼正義?

 

馬曾提出關於所得重分配的地政、資本利得稅負政策在民意機關與媒體
的層層把關下體無完膚。左傾、均富的意圖卻被代意士否決。
難道不應懷疑我們的民意機關代表的是金主、媒體的利益而非基層的真正聲音?

 

回到原案,基於憲法,總統在各院爭議時應介入。身為國家元首,遂行統治行為而非行政權。於法無傷。就算退一萬步馬難辭其咎。 我會說,有時邪惡是為了對抗更巨大的邪惡。

 

台灣太容易記起集權時代的舊夢。卻忘了在資本主義的社會裡,拉大貧富差距,讓勞工形同奴隸的並不是你們要他時大時小的政府。而是不斷施壓於政黨,操作媒體民意。挹注學者提供其論述基礎的資本家。

 

悶經濟,或是悶甚麼的正是因為老是搞錯敵人。為政商複合體的議題布局搖旗吶喊,又把代為出頭的人打成龜頭。等民進黨上台,再檢視其產業、勞工、福利政策吧。希望你們知道今天你們做了甚麼。

 

沒了理想主義的呆子,剩下投機的政治風向雞,子子孫孫一起當奴工吧。

 

台灣加油

創作者介紹

中年的吉光片羽

aeas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