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甚麼是天長地久的吧。
  今天家裡失去重要的一員。小流氓走了。
那個黑黑的,胖胖的但是敏捷的身影,
今天起從我們家的巷子裡消失了。
  她友善、親人。弟弟說她其實是一隻狗。
只是她確實會喵叫。
爬上門樑的時候喵喵叫,是在說,看,我爬得多高。
我逗弄她的時候,她也喵叫。像是在抱怨著我的不成熟。
肚子餓的時候喵喵叫,我餓了餓了,像是這麼說。半夜的時候也會喵喵叫,
要我開門放她進玄關。
我會記得在院子裡念書的時候,她在近處的陪伴。
在陽光下伸展身體或是蜷曲著睡著的樣子。
追逐自己的後腳就能玩得很高興,四處打滾。
把兩個巴掌大的老鼠放在爸爸鞋子裡的獻寶。
狩獵的時候的專注。總是伏低身體,搖搖屁股,再一鼓作氣的撲上去。
我會記得她對我們總是信任的側躺著露出肚腹要我們撫摸她。
我會記得她,因為她救了我。而我僅能擠出來這蒼白殘缺的文字悼祭她。
更可怕的是最後的終將遺忘。所以,記下。

小流氓 2008~2012   我最親愛的 享年四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easyday 的頭像
aeasyday

中年的吉光片羽

aeas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