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坐在小小的島上,臨著最浩瀚的邊疆。

東面, 湛藍深灰的大洋和所有可能的航路。

文明堆疊的墓塚, 宮牆和大山大水在西方。

 

 

海盜、投機者、探險家的後裔. 我們有如此寬闊的舞台。

 被放逐者和邊緣人才有自由和無盡的天空。

 

 

而你們生了根;這是不可恕的流亡者的罪愆。

曾經,除了你們的來處, 四處都是家。

祇是, 你們回歸農業的安穩和無感。

從獵者的嗜血退回植物的溫和無害。

 

  著迷於犬牙交錯的人擠人。

熟習鮮血和唾沫四濺的緊擁。

 

儘管緊鄰著,最後的最廣大的邊陲。

  你們不再航行,不願離開。

    2007/09/12

 

創作者介紹

中年的吉光片羽

aeas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按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