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B

  我喜歡我們的開始,過程,也能接受我們的結束。
你始終坦誠而認真,不管是對生命,或者對加入你生命的我。

你堅定,對我堅定。對這個世界卻不斷屈服。
我以為如果有愛應該是相反的。

    但一如我走進你生命的姿態,我也決定以這個姿態退出。
我說了我能說的,而一如既往,面對我,你沒有任何動搖。
這是一路後退的過程,屈服,或者稱之為轉進,改變。
當初的前進就是想證明你的每一分毫都是值得被愛的。
而如今我仍這樣相信。但在這樣的堅持之下, 為了保證
你不受任何壓抑和扭曲。我會退讓。然後一路退出了這段關係。

   陳述立場,你稱之為好辯。然後你竟然以為我畏懼衝突。
這是在那一系列星期五的課程中的一堂,差異和妥協。
而你稱我為逃避衝突者或類似,忘了,反正。

   你可以在我面前堅持在別處不能堅持的,這很好,對自己說。
但是,人只會愛慕足以傷害自己的,無論是什麼。因為留戀自己
付出的,被奪走的。
   
   戰爭,或許。

   反正,當你我都堅定了你在關係中不用妥協,你就不可能愛我了。
對你很好,這是你對我的評語。抹去性格,智力,靈魂的形容。
狗也會對你很好,柏油路也是。

ps 午夜,滿心酸澀,就當我是抱怨好了。
創作者介紹

中年的吉光片羽

aeas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