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1 Sun 2009 07:23
  • 想念

dear B

想到你的時候,首先浮上腦海的總是一個披帶著盔甲的小女孩,端著過於沈重的長槍,騎著太過高大的馬, 向巨大無匹的風車進行衝鋒.

完全是堂吉訶德式的風景.不同的是,你過於嬌小,而戰鬥的對象就更顯龐然而堅韌不催了.
不同的是,這完全不是賽萬堤斯對世界無望而恆常的抗爭. 這種比例懸殊的戰鬥,就我所知,你已經見慣了. 我也習慣了你的盔甲,你不太舒適的撥弄著它,隨時想把它脫下,但卻不行.你習慣處於弱勢而 恆常勝利. 對這讓人驚異的事實,我竟然也有不帶驚訝之情的一天,這讓我更震驚了.

總之,你堅忍,強韌而且習於戰鬥.馬鞍上掛著風車的懸臂和巨人的頭顱.

而不必戰鬥的時候,你會笑,會自在的唱歌.會想換上裙裝. 於是,我想帶你到春天,或瑪莎百貨去. 只是我不能.我也有自己的風車.但是我的馬跛了.盔甲鏽蝕,長矛折斷.

總之,見到你昂然而不退的身形.總會給我一些小小的激勵. 每次我都望著你的光芒,行禮致敬, 然後奔赴向自己的戰鬥.

然後戰敗,但不退卻.
創作者介紹

中年的吉光片羽

aeas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innie7072
  • 今天我特別疲累,但也因此似乎看懂了這文章所敘訴
    的,也許因為疲累,想歇息,突然覺得有某一處你比
    我更懂得自己 。但事實上,我並不如那背起盔甲的
    女孩勇敢,只是盔甲背上了你不得不戰,縱使滿身傷
    痕仍要繼續,因你已站在戰場上。


    版主回覆:(06/30/2009 06:22:07 AM)

    好絕決 無奈的發言喔 害我覺得不管回什麼都很糟

    加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