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7 Wed 2009 14:23
  • 無題

2008/6/27


Dear X
我在城市裡行進,熟練的穿過人聲鼎沸的月台,搭乘被視為進步徵象的捷運。
然後穿過市街,穿過路人偶而的一撇或無視,穿過陽光 ,陰影和綿綿陰雨的天氣。

兩個月,我這個鄉下人似乎成為這個城市的一部份。對此,感到有些欣喜。
似乎證明了自己還能被這個資本主義掛帥的居民集合體容納,而不是被像異質體一樣的
排除在外。

大城市和妓女差不多,其實。她接納所有人,根據你口袋的飽滿程度提供不同的服務,
而不分對象的加以輕蔑。每個人都是另一個無名的nobody 。

但是在這樣的城市裡生活,吸取這被排列等級的養分和不分彼此的蔑視,我並無不快。
這有些悲哀。

是有些原生的感覺磨損了嗎,還是我越來越強壯了,足以抗拒這樣的缺陷而與以忽視。

並不重要。只是想說點什麼。

週四,我坐在師大圖書館和語言中心之間的小廣場上,吃完旁邊小攤的雞肉潛艇堡,
喝著分達,桌上擺著 時空旅人之妻。翻到第399頁。天色微暗。突然覺得寧靜而自在,
應該記下來。
創作者介紹

中年的吉光片羽

aeas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weet4ever
  • 時空旅人之妻是我當初想看卻沒時間看的
    那時候好像選擇了另一本
    忘了...

    記得分享哦!


    版主回覆:(05/29/2009 05:45:54 AM)

    一定會的 ^ ^
  • Luc
  • 也記得有在那樣的空氣裏嗅到相同的心情,
    只是我不懂什麼主義,
    同一處廣場, 啦啦隊在練習著,
    我手上沒有書, 只有一張傳教士給的單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