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三次的篇幅介紹這首歌
不用說也應該知道我對他的愛

第一次聽到 是法語教材課程的課間歌曲播出
是個柔和的女聲 不過找到賈各的版本之後
不得不說 渾厚 熱情 又蒼涼的男性嗓音
更能表達這首歌曲

手風琴 鋼琴的伴奏
曲調古老
激昂 歡快 但是淡淡的哀傷
類似吉普賽的舞曲
整體音樂的流動像是歷史的重複回歸
不斷攀升直到終結

就像這個古老無根的民族的巡禮
不斷的 漂泊的 無依的 無處可歸的旅程
總是歡快的唱歌 跳舞
但也眾所週知的受盡滄桑

歌詞也讓人有一致的印象

阿姆斯特丹的水手
在這舊世界的十字路口
誕生 活著 然後死去

大口的吃著 不斷的買醉
尋找短暫的溫柔

對這種漂泊啊 流浪的主題 特別沒抵抗力 非常能夠認同

可能有點老土
但老是覺得自己也是個水手
航在這片人生的蒼茫大海 = =

真的很老土

還有 用老土這種修辭 本身就證明了老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easyday 的頭像
aeasyday

中年的吉光片羽

aeasyd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